He will be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.
And so will I.

【盾冬】连结(中)

环太平洋AU ·盾+黑化盾  

(拖了很久的)两百粉点梗

 @你蓝眼睛里的一点绿  点的环太AU 以及  

 @.霜寒不过九天 的黑化盾 (不造为啥我的黑化盾略……温情?)
希望喜欢!

*略狗血 注意避雷

 

     【上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OND(中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5】

 

“你要我做什么?”Bucky盯着天花板,声音里透着疲惫。

“和我一起驾驶机甲,返回你的世界。”Steve远远地看着动弹不得的Bucky,“我为九头蛇服务,你知道九头蛇的任务。”

“你们想侵略地球?”Bucky的眉头皱起来。

“没错,”Steve在沙发上换了个更轻松的坐姿,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,“更准确地说是统治地球。”

Bucky的面部肌肉情不自禁地抽搐一下,半晌没说话。

坐在一旁的Steve站起身,理了理自己的西服衣摆和领带,走向Bucky的床边:“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,”他冷漠地笑笑,“的确,一开始我们打算利用太空怪兽把地球耗得筋疲力竭后趁虚而入,但那样对地球的损害太大,恐怕不等我们去征服你们,人类就已经灭绝了。直到第二次攻击地球,我们通过怪兽传输回来的记忆,发现了你们伟大的发明——机甲。”

Bucky恶狠狠瞪了一眼Steve。

“别那么看我,兄弟,要知道,你的命还是我救回来的。”Steve的声音愈发狡诈起来,他弓下腰,俯身把脸贴在Bucky耳边,轻轻说,“如果不是我发射了个充满空气的传输器把你从虫洞里接回来,你现在已经在上帝面前了。”

“那也好过在魔鬼面前。”Bucky往Steve的脸上啐了口口水。Bucky看着他,一瞬间有些失神,这明明就是Steve,可为什么他的心里住着那么可怖的灵魂。

Steve从怀里掏出一张叠得棱角分明的手巾,淡定地把Bucky的口水擦去,然后把手巾又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。他脸上没有愤怒,只有戏谑:“没关系,毕竟要不了多久,你也会变成魔鬼。”

他打量着Bucky,仿佛欣赏一件艺术品:“你瞧,你多完美……力量和勇气,你都具备。我已经等不及和你心神连结,共享你的记忆了,我想一定有很多很多美好的事情。”

说到美好,Bucky的脑袋里突然涌现了Steve的面容,虽然长相一模一样,但是他们却有完全不一样的气质。Bucky扯了扯嘴角,仿照着这个Steve的表情,却一言不发。

“再试想一下,你作为地球的侵略者再次回到地球,残忍、冷酷地把你的同伴们一个个杀掉……”Steve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,再看Bucky时,他已经浑身颤抖。

他再次沦为了九头蛇的工具。

Steve伸出手,指尖划过Bucky发紫的嘴唇,又把手掌贴在Bucky的脸庞上,陷入过往回忆的Bucky甚至没有闪躲。Steve把声音放得很柔和,与其说是安抚,不如说成惊吓:“这种日子不会持续太久的,等你恢复,我们就去建立心神连结。等到地球被我们占领,我还是那个美国队长,你还可以继续陪在我身边。”

“你做梦。”Bucky颤栗着把这句话说出来,他紧紧咬合着自己的牙齿,他的愤怒已经快冲破胸腔了。

Steve没有回答,只是把手从Bucky的脸颊上拿下来,他低头把西装袖口扣了起来,长长的睫毛在眼睛里投下一片阴翳。等到整理好,他直接向门外走去,只扔下一句话:“好好休息。”

Bucky余光瞥到他剩下的手巾,冲着他的背影讥笑:“随身带着手巾,你一定经常被人啐口水。”

“不,”Steve的脚步声有着明显的停顿,而后又恢复了正常的频率,他关上门前说,“你是第一个。”

或许是Bucky的错觉,他恍惚觉得Steve的语气里有些伤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6】

感受到眼皮上覆盖着温暖的阳光,Steve缓缓地睁开眼。他虛着眼睛把周围打量一圈,这里是他无比熟悉的、他的卧室。

他身上的被子平平整整,自己像是个大梦初醒的人,除了背部有些不适,他没有感到任何生理上的痛苦。

Steve掀开被子冲下床,像是个失心疯的病人一样狂躁地打开门,刚好撞在门外的Fury身上。

“Cap,”Fury望着满眼通红的Steve,“你醒了。”

“Bucky……你们找到Bucky了吗?”Steve的舌头在打颤,刚刚醒来的他还没有适应光线,Fury的面孔忽暗忽明。

Fury沉重地吸了口气,然后低头,像是请求原谅:“非常抱歉,我们没有找到Bucky的任何踪迹。我们预计,Barnes先生在这次战斗中牺牲了。”

Steve的脑袋瞬间“嗡”的一声停止了工作。

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真的什么都没有。没有任何想法,任何痛楚,就只觉得胀,就要撑爆自己的大脑。胀得自己喉咙酸痛,眼眶也疼。双腿却像被榨干了血肉,只有瘫软。

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背靠着墙,把脸买进膝盖里。

Fury没有扶Steve,只是安静地站在他的旁边,不动声色地陪伴着他,眼神里带着难以掩盖的心疼。

“我们对外已经发布了新闻,对Barnes先生授予特等功勋。”Fury的声音像是从老旧收音机里传来,虚无飘渺,有些沙哑,“我想,Barnes先生或许会对这个结局满意的。他现在是个家喻户晓的英雄。”

Steve没有反应。

就这么无言地过了半个小时,Steve逐渐清醒过来,他的脑袋又开始了运作,力量也重新回到四肢上,但是痛苦却又像潮水一样把他淹没。他沉默地扶着墙站起来,垂眼看着地板,没有看Fury的眼睛,声音像是憋在喉咙里,模糊而干涩:“感谢你的陪伴,现在让我一个人冷静一会儿。”转身就进了卧室,关上了门。

Fury站在关上的门外,沉默片刻,他说:“所有人都会走,Cap。”

里面没有回应,Fury低下头,缓慢地离开了。

门内的Steve坐在床边,他无意中撇到自己床头的许多照片,从他才参军时到近几年和复仇者们的合照,这些照片跨越了快一个世纪。它们被Steve小心翼翼地裱起来,嵌在精致的相框里。

这些相片里大半竟然都是Bucky。以前好像也没发现过。

他伸出手拿起一张Bucky的照片,那是他参军前夕和Steve在一家街角的小照相馆里照的。照片里的Bucky意气风发,军帽斜戴着,满眼的骄傲,他把手搭在瘦瘦小小的Steve肩上,而Steve则愁眉苦脸地皱着眉。

Steve用大拇指拂去照片上的一层薄薄的灰尘,当手指擦过Bucky那块时,他格外温柔地摩挲着,像是抚摸着Bucky的面颊。

“你再次留下我一个人了。”Steve在心里喃喃,“永远地,留下我了。”

而了防止下一秒眼泪的夺眶而出,他又匆忙地把视线转移到窗外。

外面阳光和煦,远处被破坏的建筑上有许多工人爬上爬下,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重建工作。对面的楼房上有一块很大的屏幕,覆盖了半个楼身,上面播放着Bucky的录像,介绍着他的平生,阐述着太空怪兽被赶走的过程。Bucky的音容笑貌再次闯入Steve的眼帘,扎得Steve心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7】

转眼过去了一个月。

Steve仍然整天魂不守舍地坐在窗边发呆,他的蓝眼睛里时常落满了落寞和孤独。

幸好现在处于灾后重建期间,没有什么任务需要Steve完成,因此没人强迫着Steve快些从哀伤中走出来。尽管Fury和Tony旁敲侧击地询问了几次,需不需要请个心理医生来咨询一下,Steve都强颜欢笑,或者说是死撑着说了“不,我能应付”。

直到有天梦里,Steve梦见Bucky再次站在自己身边,用求救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说:“Steve,救救我。我还没死。”Steve突然像是抓住了希望。

第二天他去Fury的办公室,第一句话就是:“Fury,我认为Bucky可能还活着。”

Fury摇摇头,认真地看着Steve:“Cap,我知道失去Bucky对于你来说是很痛苦的。但是你不能沉浸在不符实际的幻想中……”

“不,我没有。”Steve打断Fury的话,“我一开始以为是我的幻想,可是昨晚我认真地想了想……按照你所说,当Bucky失去和我的连结的几分钟后,那些怪兽们都纷纷回到了虫洞,虫洞也迅速地关闭了。”

“对,但是这能说明什么?”Fury停下自己手头的工作,十指交叉地放在桌上,看着Steve的眼睛。

“有没有可能……我是说,可能,Bucky和那些太空怪兽一起到了另一端。”Steve有些不自信,他的睫毛上下翻动着,“我一直有这种奇怪的直觉。”

Fury实在不忍心再次对才重燃希望的Steve造成再次伤害,他谨慎地措辞:“Steve,你得知道,一般人是不能通过虫洞的。暂且不说那几乎是个反物理学的空间,通过那么长的距离,连基本的氧气可能都成问题……”他明显地看出Steve眼睛里原本闪烁的光亮瞬间熄灭,“不过,你的想法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。我会和Tony沟通一下……”

“真的?”Steve的眼神瞬间又被点燃。

“是。”Fury真诚地点点头。但他知道,他不会和Tony沟通这个问题。Steve说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,即使真的是那样,他们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开启虫洞,到另一端去把Bucky营救回来,“不过,Cap,你现在还是要调整好心态。我们无法预计太空怪兽下次会在什么时候再次来袭,现在我们新一代机甲还在建造,你不能垮下去。”

“我会努力调整状态的。”Steve点点头,退出了Fury的办公室。

Fury埋下头继续整理着自己的工作,伴随着一声叹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8】

“在这个世界里,一半的领土都被用来关押太空怪兽。”Steve站在Bucky身边,对他讲解。Bucky稍微恢复了些后,就被从医院里转移到了这个被重重戒备的屋子。面前的屏幕上显示着这个世界的画面。

“原先这个世界就是怪兽的土地,”Steve看了看旁边的Bucky,他的双手被手铐拷在背后,半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,他倔强地低着头,把眼前的画面、Steve的声音隔绝在外,但Steve没有停下来,“是九头蛇意外地发现了那个虫洞,并且投入了大量精力研究它。后来又暗地里招募大量人力驯服这些怪兽。”

Bucky仍然不做声响。

Steve这才停下来,他帮Bucky把一侧垂下的头发别在他的耳后,盯着他的侧脸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你吗?”

Bucky如同灵魂出窍,空留一副躯壳,他充耳不闻。

“等我和你共同出现在那个世界的Steve面前,他不会忍心攻击你的。”Steve的声音像是暗夜里刮过空岭的风,空洞而低沉。

Bucky痛苦地闭上眼睛,眉心紧紧地缩在一起,摇着头。虽然这一点他早就想到过,但是当听到Steve这么赤裸地说出口时,他还是觉得难以承受。

“还有一点,”Steve的声音进一步冷却下去,“我有Steve的记忆,这段记忆属于你的那个Steve。我的长相、力量都是Steve的复制品,连植入的记忆都属于Steve,我和他唯一的不同就是我是被放大了黑暗面的他。”

Bucky猛地睁开眼睛,他的眼里盛满了诧异,像只受惊的小动物。

“这让我能够和你有着很高的心神匹配的契合度,但是最重要的是,我想和你并肩作战。”Steve重读了“想”这个字,他把手伸进西装的上衣口袋,笔挺地站着,“我能体会那种感觉……像是你身边站着最重要的人,虽然你在战斗,但你根本不畏惧。”

“既然这样,你应该能体会Steve失去我是什么感受。”Bucky把头压得更低,他用力地咬着自己的下唇,没过一会儿就感到血的腥甜渗入口腔,“你怎么忍心……”

“那些对我来说无所谓,”Steve陡然提高了音量,他用手抬起Bucky的下巴,逼他和自己视线交错,“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。”

这间屋子里的光线不甚明亮,Bucky还是能看见Steve眼睛里沸腾着像炼狱里的火焰,唯一不同的是,这些火焰有着冰蓝色的火苗。Steve加重了手上的力度:“我实在不知道那个Steve有什么好。他明明那么爱你,他甚至也知道你也爱他……可是他从来没有过表示。你们甚至没有对彼此说过一句‘我爱你’。”

“我和Steve没有必要用那些庸俗的词语定义我们的情感,”下巴有明显的痛感,Bucky的呼吸急促起来,“只要能在对方身边,一个眼神都会胜过所有词语和行动。……你不会懂的。”

“我的确不会懂。”Steve把手松开,“可现在我是Steve了。在我拥有Steve的所有记忆的一瞬间,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吗?”

“我想把你霸占在身边,甚至从你身上得到‘性’。”Steve的笑忽明忽暗,“我以为那个Steve会对女人更感兴趣,没想到我感到最深的牵绊竟然是你。你也知道,你们之间的关系早就超越了友情,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超越了爱情。”

Bucky当然清楚这一点,当他们在第一次心神连结之后在对方脑袋里看见自己的一瞬间,他们就认清了彼此的位置。

“Steve几乎可以算有史以来最无私的人了,但是他还是存在着一些私心,那个私心全部都是你。”Steve爱抚地摸了摸Bucky的头发,被Bucky厌恶地甩开,“而这份私心又被放大了无数倍,植入进我的脑袋里。”
     Steve低下头,他金色的头发有一绺垂了下来,搭在眼角处,Bucky看着这副面孔,瞳孔在不断地放大,Steve的身影印在他的眼睛里。

突然,Steve伸出手托住Bucky的后脑,把自己的嘴唇霸道地覆盖在Bucky的嘴唇上。

Bucky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,但是被束缚的双手使不出力气,他的急促的喘息反而点燃了Steve的热情,Steve更加用力地吮吸Bucky的嘴唇,妄图用舌头撬开Bucky紧闭的嘴唇。他的另一只手在向Bucky的下身探索。

Bucky感到一阵惊栗,他立刻抬脚向Steve的腿狠狠地踹了一脚。

Steve被这一脚踢得后退好几步,他没来得及站稳就继续站到Bucky面前,用手揽过他的脖子。可是一瞬间,他看见紧咬着嘴唇,眼睛里泛滥着水光的Bucky。他全身都在颤抖,像被狮子逼到了悬崖边缘的鹿。

Steve还是心软了。

他知道,就算Steve的阴暗面再怎么放大,Bucky的感受永远被放在Steve的感受前。Steve可以做任何肮脏龌蹉的事情,但是无论再黑暗的他依旧不忍心伤害Bucky。

Steve缓缓地松开了勾着Bucky脖子的手,又换做了面无表情的模样,他又理了理领带,背过身没有看Bucky:“算了。”

Bucky还在原地颤抖着。

“再过半个月我们就会去地球了,”Steve清了清嗓子,“准备好见你的Steve了吗?”

其实Steve还想说一句:“我会让他死,就在你面前。”但终于还是被咽了下去。

 

评论(17)
热度(63)
  1. 香芋绣球einmal ist keinmal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存文小仓库einmal ist keinmal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大透明_einmal ist keinmal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einmal ist keinmal | Powered by LOFTER